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快讯正文

usdt交易所(www.caibao.it):我们需要的不是“伪素颜妆”,是化妆自由

admin2021-03-0167

USDT第三方支付API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我们需要的不是“伪素颜妆”,是化妆自由

我们需要的不是“伪素颜妆”,是化妆自由

在化妆文化的轰炸下,我们很难确定化妆是一种自我取悦,照样自我折磨。

化妆可以带来什么?

“愉悦的心情”、“自信”、“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点”是大部分人的回覆。

而在近期热播的韩剧《女神降临》中,女主角却通过化妆改变了自己的人生。

女主角林周京从小就是一个“不漂亮”小孩,上了高中后更是由于长相不佳,遭受了校园霸凌。难以承受周围异样眼光与恶言恶语的她试图跳楼轻生,被途经的男主角救下。

为了不再被冷笑,她不停地学习化妆,学会了若何遮住脸上的瑕疵让自己变得更悦目。转学后的林周京画着细腻的妆容亮相,在新学校摇身一变成了女神。化妆让林周京告别了已往被冷笑、被霸凌的生涯,也让她交到了新同伙。她的生涯,似乎翻开了新的篇章。

实在这样的剧情并不少见,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我们也听过不少。只是别忘了,丑小鸭生来就是天鹅, 改变它运气的不是起劲,而是原本的基因。电视剧里谁人看起来丑丑的女主角,也是由相符民众审美的玉人所饰演的。

以是让我们回到现实生涯中来提问:化妆可以改变人生吗? 谜底一定是否认的。而化妆这个本该由小我私家所决议的行为,不应该成为一种社会规则。

化妆AB面:

是礼仪照样困于他人评价系统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最先,各种社交媒体和小视频平台上最先有无数个美妆博主教你若何化妆。在他们的教程里,差别季节、差别的场所、差别的节日,都有相对应的妆容,甚至另有素颜妆、口罩妆、绿茶妆、白月光妆等等。

在化妆文化的轰炸下,我们很难确定化妆是一种自我取悦、照样自我折磨。对此,“懒癌”晚期患者雨琦深有体会。雨琦一直以为,化妆与否都是出于自主的意愿,她并不以为化妆是一种“礼仪”,也不认可自己化妆是由于在意他人的评价。

雨琦记得有次和同伙一起出门用饭,那时自己洗了把脸就准备出门了。同伙问她:“你就这么出门了?怎么也不化个妆捯饬一下?”雨琦觉得很新鲜,岂非自己穿着整齐、清洁整齐还不够吗?然而,再次和同伙出门时,她照样选择了化妆,“实在我也不是很想化妆,但总觉得人人都化了,我这样是不是太糙了,不太合群呀。”

万万没想到,化妆竟然也有了“朋辈压力”。更难想象的是,有了“化妆是对他人示意尊重”这个看法。

在韩国和日本,险些所有女性出门都市化妆,纵然只是出门倒垃圾。化妆在韩国,更像是一场“全民运动”。在视频《对韩国人而言,多早最先化妆才算早》中,10岁的Chaey对着镜头展示自己的化妆技巧,并建议小观众:“概略家等到五年级再化妆哦。许多三年级的小同伙已经最先涂口红,实在太早了。”

化妆自己无可非议,然则把化妆上升到“礼仪”的高度,无疑是把化妆从自由变成了约束。 不停地张扬“化妆有用论”,不过是将自己置于他人的评价系统中,同时也把化妆的自由权交到了他人手中。

“玉人扮丑”:

优美谣言带不来真正的自信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化妆的盛行离不开影视作品的张扬以及化妆品商家的推波助澜,商家行使当下社会中的容貌焦虑,让消费者们推行“外貌至上”,从而无处可逃。只是,用化妆品堆砌起来的优美谣言,能成为 *** 自卑与他人评价的坚实碉堡吗?

很难。

在《女神降临》中,林周京只管通过化妆变成了“女神”,但她一直处于畏惧素颜被发现的恐惧中。变漂亮的她再次遇到当初霸凌自己的同学时,选择了急忙逃离——外貌的转变并没有让她变得加倍自信、也没有勇气对校园霸凌说不。

卸下女神的妆饰,林周京依旧是一个因外表而自卑的胆小鬼。 无法自我接纳,又怎能让人生重新最先?

电视剧的了局,林周京在同伙们的陪同下重塑自信,和帅气的男主角走到了一起。只是旁观电视剧的人,仍需要从“玉人扮丑”的剧情中回到现实天下。

对许多人来说,化妆并不是一件能令自己愉快的事。对上班族而言,与其花15分钟化妆,倒不如多睡一会儿弥补睡眠。若是要化上美妆博主那样细腻的妆容,没有一个小时怕是搞不定的。花费时间、缺乏舒适度、程序繁琐,这些问题经常使化妆成为一种肩负。

于是她们最先反抗。在Instagram上有一个#escape the corset#话题,内里有满屏被砸碎的化妆品和发出自己素颜照片的女性们,韩国女性将这种行为称为 “脱掉束身衣”,激励女性们不要再迎合他人的审美、勇敢做自己。

一些美妆博主也最先实验卸下细腻的妆容、勇敢面临自己,由于细腻的妆容带来的,并非都是赞美声,另有网络暴力。有学者通过研究自媒体美妆博主的谈论发现,许多歧视性的谈论都是由女性用户发出的。 在这场优美谣言里,被凝望的人相互危险,而凝望的人在制订规则。

化妆于人而言只是锦上添花,真正的自信来源于对自我的认可。 卸下面具后还能更爱自己,这样的自信会让你加倍优美耀眼。

接纳自我:

化妆自由从逃离他人评价最先

2020年疫情时代,在多个行业受疫情袭击的总体形式下,化妆品行业出现逆势增进趋势。据数据显示,2020年1月-8月,中国化妆品零售总额为1996亿元,同比增进3.2%。层出不穷的化妆品牌和不停下降的化妆品价钱,似乎让人看到了“化妆自由”的到来。

然而,化妆品自由并不等于化妆自由。实现化妆品自由容易,实现化妆自由却很难。由于除了“化妆是对他人的尊重”这样的精神绑架,另有“化盛饰就是坏女/男孩”的刻板印象;不仅有对“绿茶妆”的追捧,也有对“男孩化妆就是娘”的误解。

无论脸上画着多细腻的妆容,也无法掩饰“大部分的化妆行为都是困于他人评价”的事实。

一边宣扬“化妆是对他人的尊重”,一边追捧所谓的“素颜妆”,这样的头脑岂非不仍然是受制于他人评价的显示吗?女性们从小被教育“要娴静不要卤莽”“穿漂亮的裙子”“不能爬树”时,社会对女性的规训就最先了,化妆也是千万条社会对女性规训中的一条。

身处一个外貌评价逐渐隐形化的时代,仍旧有人为所谓的“美”划分品级: 化妆与素颜、女神与女男人、淑女与假小子。这种隐形的品级制度,在黑暗驱使着人们去追求那些所谓的、片面的“美”。以是,有时候并非无法实现化妆自由,而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他人的评价系统之中。

中国版网剧《听她说》第一集提到了关于“美”的评级:“什么是美?什么是丑?美的尺度是什么?谁界说了这样的尺度?这样的尺度又是为谁界说的?”女主角一遍又一各处对着镜子提问,这些老生常谈的问题至今找不到一个完善的谜底, 由于“美”自己就没有尺度和谜底。

我们有化妆的自由,也应该有素颜的权力;差别的人,有化差别妆容的自由,差别性别、岁数的人也应当拥有差别的“化妆的权力”。

真正的化妆自由,是不再把他人的评价作为自我审阅的尺度,而是真正从自我取悦出发、实现自我接纳。

网友评论